第七十八章 钓鱼_天师密码_天师密码小说
当前位置:天师密码小说 > 天师密码 > 第七十八章 钓鱼

第七十八章 钓鱼

陆林接通电话,电话那头的马队告诉他,说现在有空么,能不能到市局来一趟?

陆林有些心惊,问怎么回事?

马队却笑了,说:“你别紧张,是好事,给你申请的见义勇为奖金下来了,总共五万,虽然对你来说不多,也比不得李总、付总他们那些企业家,但这是我职权范围里能够争取到的最高额度了,你可别嫌弃……”

陆林说道:“这哪能呢?有钱拿是好事,而且这也是一份荣誉嘛。”

马队说:“那行,嗯,因为这次案子的特殊性,我们没办法给你公开颁奖,这个你多多理解……所以你要有空,就来一趟市局,把奖金领了,然后我跟你讲一讲案子后续的事情吧。”

陆林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下午两点半了,想了想,说道:“好,我这会儿就过去。”

马队很高兴,说道:“好,你到市局了给我电话,我派人去接你。”

陆林挂了电话,把情况跟潘勇和李萍、刘小静说起,几人听了,赶忙催促他先去忙,等回头有空了再聊。

陆林说了声抱歉,随后去把账单买了,与三人告别之后,让手机导航着,朝市局开去。

市局在三台寺路那边,陆林因为很久没有碰车了,所以开得很是缓慢,费了老大劲儿,终于抵达地方,结果又在门口给拦着,不给进去。

陆林赶忙打了马队电话,随后来了叫李安全的哥们,终于把人给领进去了。

如此折腾好一会儿,陆林终于在李安全的带领下来到了马队办公室。

马队让陆林坐下,还给他倒了一杯水,然后笑着说道:“可以啊,这才几天没见,开上奔驰了?”

两人在平山岛也算是过命的交情,关系自然亲近了许多。

陆林笑着说道:“都是公司配的,可不是我的。”

马队有些惊讶:“公司?”

陆林跟马队讲起自己入职知命堂的事情,马队听了,点头说道:“知命堂这公司的确不错,虽然从事的行当比较……怎么说呢,但口碑一直挺不错的,而且老板蒋一鸣是个长袖善舞的人,你在他那里上班,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……”

他与陆林简单聊了几句之后,开始聊起了平山岛之事的后续情况来。

因为陆林的努力,所以这一回的事件虽然涉及多人,但好在没有太多人命案子,故而后续处理还算是比较轻松,相关人等该住院的住院,该恢复的恢复,唯一让人头疼的,就是该怎么解释过去。

当然,这都是那些笔杆子的事情,用不着他们来操心。

事情的后续也不是没有,那些被“夺魄”的平山村村民,好多都还住在医院里,大多都是印象不良,虚弱无比。

这种后遗症,那艘游艇上的人们也有,不过情况稍微好一些。

很难想象,如果陆林没有及时将其制止,后果该会是怎样的。

一想到这里,马队就忍不住地抽凉气,并且对陆林有说不完的感谢,而正因如此,他才会如此积极地帮陆林申请那见义勇为基金。

对于马队的感激,陆林自然不断谦虚,随后他问了一个问题。

就是关于下毒者。

给丰新年鱼塘里下毒的人,到底是谁呢?

说起来,那个家伙才是整件惨剧的始作俑者,而不是丰新年那个可怜的养殖专业户。

听到陆林的问话,丰新年犹豫了一下,还是对陆林说道:“这个案子还在追查中,按道理说,不应该跟外人讲的,但既然是你问起了,我也没有啥可隐瞒的——我前几天也一直待在医院里,然后偷偷找了一下平山村的村民接触询问了一下,虽然没有确凿证据,但基本上肯定了投毒的那个人,就是这一次死掉了的喜伯……”

陆林有些意外,说:“啊?”

丰新年说道:“其实我们之前调查的时候,也锁定过他,只不过丰新年之前与他其实并无冲突,甚至两者之间,还有一些亲戚关系……”

陆林叹了一口气,又问起了另外一个人来。

那就是石建豪。

毕竟那天晚上,石建豪的所有表现都十分反常,这家伙的心里,说不定有些猫腻呢。

马队没想到陆林竟然会谈起自己的大学室友,不过还是简单地跟他聊起了石建豪的笔录来,陆林听了,感觉石建豪那逼狡猾得一批,各种装无辜和昏迷,简直就是滑不溜手,完全找不出啥破绽了。

不过这个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毕竟石建豪那家伙的小聪明,陆林是早就有所体会的。

陆林在马队办公室聊了许久,后来李安全帮忙把手续跑完了,弄了一个大信封来,然后让他签个名。

弄完这些,马队对陆林说道:“回头局里给你们学校寄封表扬信过去。”

陆林连忙摆手,说不用了吧?

马队知晓陆林的顾虑,笑着说道:“你别怕,我们这个不会聊太深的东西,就讲你适逢其会,帮助警方破案,不会让你为难的,而且对你在学校的学习和生活也有帮助……”

听到这些,陆林才没有反对。

随后马队一看时间,快五点了,于是叫陆林一起去吃饭。

陆林拿着装着五万块的大信封,说刚刚得了一笔横财,让我来请吧?

马队笑了,说道:“这顿饭回头再说,我叫了好几个兄弟,都是那天一起去平山岛的,大家一直念叨着要请你吃个饭,感谢一下你的救命之恩呢……”

说完他不由分说,拉着陆林去了市局的小餐厅,点了一桌子菜,然后那天一起的队员除了两个身上有案子之外,全部都来了。

一帮汉子聚在一块儿,场面自然热闹得很。

马队劝酒,陆林犹豫了一下,说今天晚上还有事儿呢,可能不能喝多。

马队愣了一下,问什么事。

陆林当下也是把光明路那边的事儿说了一遍,然后说道:“我这不是刚刚进知命堂那边吗,第一单生意,想着还是赶紧弄一下,完美地搞定了,也能够站得住脚不是?”

马队一听,哈哈大笑,拉着旁边一个手下说道:“罗熙,这案子不是你在跟着吗,跟陆林讲讲。”

罗熙赶忙跟陆林聊起了此事,说最近局里也是经常收到了市民投诉,一开始是辖区负责排查,后来案子就转到了他这儿来。

罗熙跟陆林简单地讲了一些情况,随后对他说道:“陆林,你要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或者什么资料要查,直接联系我就行。”

陆林听了,很是高兴,点头说好。

因为不喝酒,所以这顿饭吃得很快,陆林差不多六点就出了市局,这时蒋天生也给他发了信息,陆林跟他约定了地方之后,直接开了车过去。

差不多六点五十的时候,陆林在第二人民医院的停车场与蒋天生汇合,然后问他什么情况。

蒋天生下午的时候,把资料收集齐整,另外还带了两个人手过来。

其中一个,就是今天早上被人塞进臭水沟里的罗小炜。

这家伙年纪不大,跟陆林差不多,穿得跟买保险的业务员或者房产中介一样,对陆林十分客气。

但他的眼神之中,又透着几分迟疑和不信任。

陆林敏感地察觉出来了,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,毕竟他突然空降下来,成为知命堂的首席合伙人,这件事儿实在是太突兀了,别人不信任也是正常的。

所以越是如此,他越得做出点成绩来,镇住这帮人才行。

几人出了停车场,一边在光明路的路边走着,一边说着罗小炜的事情。

罗小炜简单讲了一下他昨晚的遭遇,大概就是用各种罗盘啊、磁场仪之类的东西找寻无果之后,决定采用“钓鱼”的方式,于是数次作死一样地去做各种危险动作,比如爬栏杆啊,冲红灯啊之类的。

结果前几次都没有任何异样,到了下半夜的时候,正想要再来一回,结果直接就昏迷了过去。

跟他一起的那小兄弟到处都找不到他,以为他回去了呢,结果第二天,罗小炜就被人发现在了臭水沟里。

听完这话儿,陆林心中暗笑,感觉倘若弄这些事儿的真是个阴灵的话,估计是个有趣的家伙。

难不成对方生前是个交警?

哈、哈、哈……

陆林心中闷笑,但也没有表达出来,他跟蒋天生碰了一下头,简单聊了一下,决定在卫校门口、西龙夜市街和华联商场等几个人流密集,事故发生比较多的地方蹲守一下,查看有没有什么踪迹。

上半夜的时候,陆林和罗小炜,蒋天生跟另外一人,分作两队,蹲守不同的地点。

十二点过后,他们汇聚一处,然后聊了一下,发现都没有任何发现。

随着时间推移,交通变得通畅许多,人流也稀少了。

陆林有过经验,所以不再分队,而是以巡逻的方式在几处地点蹲守,然而依旧没有收获。

等到了下半夜两点半的时候,蒋天生有点儿受不了了,问陆林可不可以尝试一下昨天罗小炜的试探方式,用钓鱼的办法来“引蛇出洞”?

陆林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。

蒋天生这人有点儿拼,居然决定亲自上马,显然是对陆林抱着很大的信任。

而陆林这边也是严阵以待,一边戴上耳机联系洛晓青,一边还拿出了手机来,左右拍照,观察周遭环境。

他们分别在几处最容易出现事故的路口进行了测试。

结果不但没有引出那个捣鬼的家伙,反而差点出了事故,被司机给破口大骂“蛇精病”。

几番尝试下来,大家都有些懈怠,感觉这事儿未必是真的。

说不定就是以讹传讹呢。

然而就在这时,陆林的电话响了,他接通之后,却是那个罗熙打过来的:“陆林,光明路这边又发生情况了,你要不要过来?”

看网友对 第七十八章 钓鱼 的精彩评论

0 条评论

  1.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